一寸短一寸强,生鲜的终局一定在离人最近的地方 | 李志刚聊创投


四万亿的生鲜市场谁都想吃,但是都还没有吃到。据我所知,某个巨头为了布局生鲜,内部测试了七种模型,但是并没有找到哪个是正确的。大家都在焦灼探路,目前没有一个成熟的模型跑出来,也没有哪个说是对的。


2015年12月,我和黄峥第一次见面,跟他有过激烈的碰撞。我认为99%的生鲜电商必死,黄峥说他有着不一样的观点。


三年前,新经济100人曾在文章中详细解释过我的观点:


这两年,生鲜电商是投资热点,但99%的生鲜电商会死在春天到来之前。生鲜电商受制于两大顽疾:第一,电商天然地追求规模化,然而规模化必须有上游产品的规模化,如本文前述,上游农产品生产规模化、标准化暂时无法解决;第二,全国冷链物流和最后一公里的配送成本居高不下,流通中的损耗率是生鲜电商降低成本的桎梏。中国冷链的建设非是一家公司、几家VC能够解决的,也非一年两年能够解决的,这需要各种社会力量的动员。


——2016年1月8日 《新经济100人:2016年后,新巨头将在这些领域诞生》


几年过去,我们两个人当时的判断都没有错,99%的生鲜电商确实失败或者转型了,黄峥可能就是剩下的1%,拼多多通过点对点的方式解决了生鲜难以大规模生产的痛点。


最近,盒马的关店一度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,曾经盒马被认为是生鲜未来的解决方案之一。随着关店,盒马模式又被打上了问号。加上社区团购、前置仓等新模式涌现,那么是不是盒马模式错误,新模式正确呢?我认为未必。


对于生鲜未来可能的模式,我们一一分析:


1、大中型超市


这一类指面积在5000平方米左右的「大店」,就是所谓的盒马模式。


和打仗正好相反,冷兵器时代是「一寸长一寸强」,就是说兵器越长优势越大。生鲜则是「一寸短一寸强」,我认为生鲜在离人越近的地方价值越大


因此,我认为大中型超市在未来占整个生鲜市场的比例不会超过20%,因为它覆盖5公里左右,相对还是远了一点。


并且,大中型生鲜超市不适合创业公司干。一家店5000平方米,前期投入资金要2亿元,10家店就是20亿,投资太大,你说哪个创业公司能支撑这么大的体量。


但是它适合谁呢?巨头,也包括国资背景的公司。它们有大量闲置资金,可以做长期投资,回报周期拉长到10-20年,这样才能支撑起大中型生鲜超市的发展。


盒马的收缩,我认为只是当下的调整,阿里内部的问题需要几年时间消化、整合。未来巨头、大资本仍旧有机会吃下20%的市场。因为这种业态品类齐全、商品丰富,能够满足周末集中采购等场景下用户的需要。


2、社区生鲜店


社区生鲜店的面积平均在200-300平方米,开在小区附近,距离用户500米以内。它们一定会分流盒马的部分流量。因为地理位置的优势,大家会选择社区生鲜店,而不是五公里外的大中型超市。


但社区生鲜店要保证足够的竞争力,必须「麻雀虽小,肝胆俱全」。在店内,蔬菜、水果、肉蛋、水产四大品类必须要满足。只要少了一种,消费者就会去品类更丰富的大中型超市。但是这四大品类在供应链上是完全没有任何重叠的,你去批发市场看一看,卖蔬菜的和卖牛肉的一定是不同的人。


所以社区生鲜店的难点在于,要找到同时懂得这四块业务的店长。


这一类人有没有呢?有,他们之前在沃尔玛、家乐福,现在可能在盒马、永辉。但是,一个沃尔玛超市负责5000平方米的店长,愿不愿意来管理300平方米的小店呢,答案显然是不愿意。


所以社区生鲜店扩张的瓶颈,主要在于人才。店长要至少一年才能培养出来,培养成熟之后,还有可能被5000平方米的大超市挖走。这是社区生鲜店创业公司最大的痛苦之一。


第二个问题是,社区生鲜店是一个线性增长的模式,扩张速度慢。经营出色的店18个月回本,资金效率不高。五年翻三倍可能对于它们来说已经是一个不错的增长速度了,但对于VC期待的回报还有很大距离,所以社区生鲜店可能也会面临资金的问题。


3、社区团购


社区生鲜在未来只有两个层面的竞争,一个是用户,一个是供应链。


有的社区团购公司扩张了100个城市,月GMV能到一两个亿,平均算下来一个城市只有几百万。除了自己的核心城市可能会超过1000万,其余可能在月GMV在500万左右甚至更少。


这种体量对一个城市的供应链没有影响力,别人一个店可能做得都比你多。如果对供应链很难形成掌控力,货源大多来自于城内的批发市场,社区团购的商品对用户没有任何吸引力,唯一的方式就是降价、补贴。


因此竞争变成了没有意义的价格战,是没有未来的。用户没有任何忠诚度,谁家便宜就在谁家买。而社区团购的另一个节点,团长,也是没有忠诚度的。据我说知,有人同时做七八个公司的团长,闲着也是闲着。


上,控不了供应链,下,控不住用户,中,笼络不住团长。所以社区团购很难成为生鲜未来的解决方案。


4、前置仓


社区生鲜店太重,扩张慢,社区团购轻,无掌控力。可能都不是社区生鲜的终极解决方案,那么前置仓会不会是终极解决方案呢?


我认为也不会。前置仓的问题在于流量,仓都设在消费者看不到的地方,没办法带来客流,所有流量都来自线上采购,而线上的流量被牢牢掌握在巨头手中。某个前置仓项目,App中默认支付方式为支付宝,公司也公布与口碑饿了么战略合作。


巨头的流量成本一定是最低的。所以前置仓公司未来很难与巨头抗衡,在行业终局,创业公司能否不依附巨头独立存活,是要打上问号的。


5、生鲜的未来


生鲜的终局一定是距离人最近的地方。总体来说,上述市面上火热的几种模式,可能都不会是生鲜零售的最终形态。整个行业无论互联网巨头,还是创业者,都仍处在焦灼探路的状态。对于生鲜零售的未来,我们也正在研究。


(封面来源:海洛创意)


欢迎关注「新经济100人」,回复「李志刚聊创投」,查看更多相关文章。


(0)
发表评论
登录后参与评论。
热门评论
回复
A轮入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