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歆公寓 | 如何让2亿新蓝领住得体面?一张「小」床背后的「大」生意
2019-04-26

安歆公寓.png

撰稿  |  李    

制图  |  王思程


夜晚的外滩,江风微凉。


张璐伟把运动外套的拉链紧了紧,双手插进破洞牛仔裤的口袋里,眼睛却始终盯着浦东绚丽的天际线看得出神。1999年出生的他,如今已经在上海工作了三年。

 

和他一同前来的还有两名景德镇的老乡。中专毕业后,他们觉得瓷器厂里的工作重复无趣、又脏又累,厂办文职岗位则要求大专甚至本科学历。几个人干脆来到上海,在西餐厅、咖啡厅跑堂,「(烧窑)不是人干的活,」他摇摇头,「城里见的人多,有意思一些。


有意思的部分,显然不包括第一家公司给他安排的群租房。


老旧的两居室分别改造成八人间和十人间,十多人共用一个洗手间。吱呀作响的金属高低床,感觉随时都会垮掉。每张床的床头上都缠着一块廉价的插线板,从房间里仅有的几个插座串联而出,电线绕得满地都是。放不下床的地方有一张桌子,上面摆放着洗面奶、牙膏、酱油、啤酒、酸奶、烟灰缸,发出难以描述的混合味道。

 

无法忍受群租房的张璐伟,最终离开了那家公司。

 

「张璐伟们」是新蓝领的代表,据不完全统计,中国新蓝领人群超过2亿。不同于在一个岗位上任劳任怨十几年、生活上省吃俭用的上一辈,他们与互联网一起长大,视野开阔,对城市有着天然的亲切感,渴望被接纳、注重生活水平。进入城市的第一步,是找个体面工作,能住得好一些。

 

如今,他住在安歆公寓的六人间里,温馨整洁的木质家具,配备齐全的床上用品,每天有人巡房、打扫,半个月换洗一次床上用品。有空的时候,他会在公寓明亮的公共区域和舍友打几盘王者荣耀。「能住得舒服点,都懒得换地方了。

 

安歆旗下品牌「乐寓」,常被称作「安歆公寓」,是为企业解决员工住宿问题的社会化共享宿舍品牌。如果说自如、蛋壳等面向白领的长租公寓,是租房者的消费升级,安歆公寓提供的标准化宿舍,则是让蓝领的居住环境从「生存」变成了「生活」,企业是其服务的买单者。

 

安歆公寓和企业、蓝领双方需求契合,这与中国产业结构变化、服务业比重提升,劳动人口红利消失、95后职业诉求发生明显变化的宏观背景紧密相连。


 

1

-新移民的落脚点-

 

20多年前,中国年轻人开始「扎堆进城」。

 

2001年11月11日晚间,卡塔尔首都多哈的喜来登饭店里,中国代表团团长石广生在世界贸易组织(WTO)总干事麦克·穆尔等人的见证下签署文件,标志着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,成为第143个成员国。

 

此后,中国每年进出口总额在原本高速增长的基础上进一步跃升。从2002年到2012年,十年间增长近五倍。

 

全球各地的订单如雪片般加速飞向中国。珠三角、长三角等地区的纺织、服装工厂最先受益。大型纺织机隆隆作响,吸引着全中国的年轻劳动力前来。「当时全国最稀缺的是二三十岁的熟练女工。」一位晋江的纺织厂老板回忆道。

 

据统计,2005年至2010年的五年间,长三角地区净迁入人口超过1400万。上海作为长三角地区商业最发达的城市,接纳了大量外来务工人员。

 

安歆公寓创始人兼CEO徐早霞也是其中的一员。一头干练短发,圆脸大眼睛,笑起来特别亲切,她曾经从老家江西去福建工作,后又辗转到了上海。


CEO照片.jpg

  ▲安歆公寓创始人兼CEO 徐早霞

 

小时候为了减轻家里负担,她放弃高中读了卫校,一开始在医院工作,从最基层的「预姐」(拿号员)做到护士长,再进入院办,对医院、病房的管理非常熟悉。

 

定居上海后,徐早霞的同学朋友经常拜托她帮助认识的人在上海找工作、找住处。

 

「太多人来找工作,住的的地方越来越贵,越来越难找。很多人被迫开始脏乱差的群租生活。」在外漂泊多年,徐早霞深刻体会到,一个安全、舒适、经济的容身之所对于刚来到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是多么重要。

 

2007年,她从医院辞职,开始做求职旅社。当时毕业生平均求职时间40天,试用期3个月,需要在旅社住宿的时间大概是一百多天。徐早霞会每天帮他们打扫、整理房间。

 

求职旅社专为学生求职而设立。入住除了要出示身份证外,还要出示毕业证或者学生证。多人间的床位价格最低只要20元一晚,包房间100元一晚的价格也比经济型酒店便宜不少。旅社还提供免费的网吧,供住客随时查阅招聘信息。

 

几年时间,从旅社店长做到总部运营,徐早霞又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:找工作的周期越来越短,从40天变成30天,又变成20天。「电子商务的流行促使了物流业的发展,Call Center(呼叫中心)加速出现,各种服务业开始崛起了。」她回忆道。

 

国家统计局发布的《2013年统计公报》显示,2013年第三产业比重达到46.1%,比第二产业比重高出2.2个百分点,这是第三产业比重首次超过第二产业。之后,第三产业占比一路走高,到2017年已接近52%。


根据烯牛数据,2013年全国限额以上餐饮行业营业额达到4533亿元,是十年前的五倍。


相比制造业,服务业不要求熟练的技术工艺,通用岗位越来越多,对专业的要求开始下降。


岗位溢出,找工作变得容易,企业开始用「包吃包住」等福利来吸引员工。

 

这一年,徐早霞正式创办安歆公寓,为服务业企业提供员工居住解决方案。她告诉新经济100人,「一方面,供求关系开始发生转变,求职者的话语权更强了,企业则要想办法招人、留人。另一方面,未来服务业比重会逐渐增加,对员工公寓的需求会越来越强。

 

更重要的是,她希望每一个从小地方来到大城市的年轻人,都能感受到家的温暖。「家是什么?是一座城市中最有安全感的地方。」


 

2

-「凭什么男生的房间就不能香」-

 

「我们希望在2025年,服务两万家企业,给一百万游子家的温暖。」安歆公寓开发副总裁邱堂生说。

 

邱堂生在七天酒店工作了近十年,他接触到安歆是因为业务合作,七天会将一些不良资产交给安歆来运营。

 

作为国内知名酒店集团员工,邱堂生刚开始有点看不上专门服务蓝领的安歆公寓。「第一想法就是群租房,感觉和动物园差不多。」他说。

 

所以,当徐早霞在三年前向他发出工作邀约时,他并没有表态,而是私下里偷偷跑去调研。

 

邱堂生照着地址走进一处弄堂,在里面转悠了四十多分钟,才在一个很不显眼的角落发现,安歆公寓是一栋没有任何招牌和灯箱的小楼。

 

他装作客人走进去,「一打听吓了一跳,全住满了,第一间空房要等三个月之后。问了两三家都是这样。要知道当时酒店的平均入住率只有60%。这个模式有点意思。

 

新经济100人走访了安歆公寓南京东路店,地处紧邻南京路步行街的一处弄堂里。只能容下二人并排行走的小巷子两侧,杂货店老板拿着报纸驱赶苍蝇,理发店门口铜制的三色旋转灯诉说着它的年代。

 

这是一幢三栋连体的老式建筑,三层楼只有一楼打通。砖红色的外立面已经显得斑驳,入口隐藏在一处摆满了自行车和电动车的停车区对面。这原本是一家招待所,安歆接手后,改造成了六人一间的员工宿舍。楼栋之间的露天区域变成晾晒区,搭建了透明的玻璃顶棚,方便住户晾晒衣物。

 

「蓝领公寓对位置的要求不高。」 邱堂生介绍说。酒店在马路边第一排还是第二排,区别是巨大的,但公寓不一样。「只要安全设施齐全,层高、房间格局合适就可以。

 

郭亮的房间刚刚打扫完毕,室内正中间有一张方桌,周围靠墙摆放着三张高低床。房间不大,人坐在床边伸手向前,能摸到桌子的边缘。进门处的柜子上,放着行李箱和雨伞。

 

象牙色瓷砖上的水迹还没完全干,郭亮拿出一瓶蓝色的CK香水朝着空中喷了两下,顿时房间里充满薰衣草的清香。「凭什么男生的房间就不能香香的?」他调皮地说。

 

作为这里少数的北方人之一,郭亮身材魁梧,坐回下铺的时候需要缩着脖子。他穿着一双卡其色的马丁靴,裤子卷到小腿上。帽衫胸前仿冒的名牌Logo很容易辨识真伪。

 

地处上海的核心区域,离上班的酒店步行只要十分钟,他对周边的生活设施表示满意,「弄堂里的老爷爷理发只收十块钱,如果找商场里的Tony、Kevin老师剪,得几百块。

 

像郭亮这样的95后,甚至00后,几乎代表了安歆公寓的全部住户。从数据来看,公寓每年的「翻床率」达到三到四次,也就是说,「郭亮们」平均每年要换三到四次工作

 

「他们普遍缺乏敬畏心,因为找工作太容易了。今天出了必胜客,明天星巴克就会录取他,今天出了肯德基,明天麦当劳就会聘用他。」 徐早霞说。

 

一份就业观念调研报告显示, 95后城市服务业员工「爱尝试」「不将就」,他们选择企业的重要标准为是否好玩,且更偏向选择短期激励,最关注的三个问题是:加班少,晋升快,收入高。通用岗位数量增加、就业门槛变低也是他们跳槽频繁的主要原因。

 

他们对人生没什么规划。「活在当下,开心就好。」谈到未来的梦想,郭亮挠挠头,想了一会儿说:「开个网吧挺好,这样哥几个上网就不用花钱了。

 

 

3

-安全是生命线-

 

安歆公寓房间偏日式风格,采用黄白配色和木质家具,简单而明亮。三到四套高低床靠墙摆放,床架擦得发亮。周围的床板上配有读书灯、充电接口、挂钩和储物架。床上用品一应俱全,拉上帘子,就是一个小小的私人空间。

 

保洁阿姨会每天入户打扫,15天更换一次床上用品三件套(被套、枕套、床单),每月组织一次大清洁及消杀虫害。


房间.jpg

  ▲安歆公寓房间

 

酒店、餐饮及快递等服务型公司的员工,每天工作时间长,经常站立,体力消耗很大。「如果是饭店员工,身上油烟会非常重。」安歆公寓运营副总裁潘晔介绍。

 

一天的劳累之后,大多数住户回到房间都躺在床上,不愿意动。 「他们根本不会想去洗被子,或者倒垃圾。所以我们一定是每天入户打扫,定期更换床上用品的。

 

另外,安歆的运营手册上要求,公寓管家必须能够叫出70%以上住户名字,并且会在节日组织活动,给住户温暖,也促进管家与他们间的互动。

 

春节期间,部分餐饮和快递员工需要加班,无法回家。安歆管家会买来饺子皮、调好馅儿,带着大家下班后一起包饺子,吃年夜饭。

 

「还有万圣节活动,小朋友们很高兴,玩儿得特别疯,我都不敢走进去。」潘晔说。

 

安歆的「家文化」,从记住名字到节日活动,很多是从徐早霞做护理的经验中得出的。作为护士长的她温柔可亲,但在公寓管理上,更有严厉的一面。

 

一天晚上开会,公司希望用PMS系统自动生成报表代替手工填制,提高管理效率。有技术部的同事认为,时间紧任务重,有些功能短期实现起来比较困难。徐早霞厉声反问:「做不到?那我聘你来是做什么的?

 

潘晔原本从事餐饮工作,曾就职于肯德基和盒马,初来乍到,一时对公寓的运营方式找不到思路,想问题想不到点上。「以前做的都是吃,跟住没有关系,被老板说了几次,有一回直接把我给说哭了。

 

「做公寓,安全就是生命线。」徐早霞多次强调。

 

武丽在公寓走廊上对着镜子吹刚洗完的头发。看到公寓前台在查房,急忙跑过去询问自己晾在窗台上鞋子的去向。原来,是保洁阿姨给她拿到天台的晾晒区了。安歆公寓规定,所有东西,包括私人晾晒物品,都有指定的放置区域。

 

她和保洁阿姨的对话,听起来有些不礼貌,没有「请」,更没有「谢谢」,连自己给别人添了麻烦也丝毫没有意识到。安歆公寓要求工作人员以身作则,使用礼貌用语,为缺失教育的年轻人做出示范。

 

为了安全,公寓房间的窗台禁止摆放易掉落物件,也禁止使用大功率电器。公寓专门在公共区域配备了吹风机和24小时冷热饮水机。每个房间都配备了灭火器。

 

「三查房是制度规定的。」虹梅路店店长陆文平介绍道,「前台、店长和保洁每天都要至少巡查一次。」她管理的这间公寓位于虹桥地区,前身是一家七天酒店,因为经营不善而转让,如今60个房间经过改造,看上去像「样板间」一样。

 

新经济100人看到,安歆公寓房间里每个床架上都安置了两个插座,可以供电子产品充电。如果设备充满电后还连接在充电器上,查房的时候会被拔掉,擅自串联的插线板会被没收。

 

「查房不是学校宿舍里的那种检查,强迫你闭嘴或者关灯,更多的是沟通和交流。」陆文平深知95后都是独生子女,个性鲜明,不爱拘束。每次查房,除了检查安全情况之外,她都会和住户聊聊工作,提醒天气变化、加衣带伞之类,「他们的想法和表达方式简单,有时会缺乏礼貌,但是直接有效,成为朋友之后,也会和我交心。


 

4

-更用心,成本更低-

 

中午一点,位于沪星路的七宝巴黎春天店店长方敏,每隔一两分钟就要按钮开门,外卖骑手进进出出,公寓前台上放满了餐盒。这家店位于一座百货商场的四层,因为楼内商户多而杂,入口处设置了门禁,只有住户才能刷卡进入。

 

这是她一天里最忙的时间,早班的人还没有下班,晚班的人陆续起床开始整理洗漱,准备吃午饭。

 

住在安歆公寓的95后,大多数属于留守儿童,他们的父母早年外出打工,对孩子的亏欠,只能用往家里寄钱去弥补。「因此,这一代人普遍的问题是:第一,工作上受不了委屈,说走就走,反正有父母寄钱;第二,没有目标感,在他们最关键的成长期,除了留在老家的爷爷奶奶,没有人给他们指明方向。

 

一次,有位住户向她吐槽,说后厨工作太枯燥,厨师数量有限,晋升空间不大,想跳槽。方敏知道他性格外向、头脑灵活,于是建议他申请换去前厅工作,现在这份工作让他如鱼得水,再没想辞职了。

 

「他们大多对自己的职业没什么规划,做一天算一天。安歆希望能像家长一样,给他们适当的引导,也让企业轻松一些。

 

公司包吃包住,到手三四千元的收入,男生去网吧打游戏,女生逛街买衣服和化妆品是他们最大的开销。「偶尔吃顿海底捞,一个月剩不了太多钱。」方敏告诉新经济100人。「喜欢新奇,但对新事物的理解能力有限。

 

20岁出头的陈浩上身一件洗得发白的篮球背心,穿着拖鞋来到前台取餐。他刚搬进公寓的时候收到快递短信,对着门外的丰巢柜研究了半天,也不好意思问别人。最后经快递小哥提醒,才明白短信里的验证码是用来开门的。

 

今天他点了一盒黄焖鸡米饭,拿到外卖后到公区坐下,掏出华为荣耀手机,接上耳机打开B站看起鬼畜视频。耳机是他在地下通道里的小摊上买的,十块钱一副,打了个结就放在地上,连包装都没有。碎裂的屏幕也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兴致。虽然已经临近上班时间,他仍不紧不慢地边吃边看。


公区.jpg

  ▲安歆公寓公区


一小时后,他会在餐厅接替早班的服务员,开始一天的工作。被他替换的人则会在吃完工作餐以后,返回公寓补觉。

 

「该减肥了。」 陈浩指着自己的肚子笑道。他说自己在有意识地节食,实在饿得慌,就买碗八宝粥对付一下。

 

安歆公寓在店内设置了便利店,同时上线了安歆乐活App。住户可以用手机下单购买零食和饮料,价格比超市便宜。方便面、辣条和八宝粥成了最受欢迎的零食,热门饮料则是脉动和营养快线。

 

「便利店在方便住户的同时,也增加了公寓的收入。」安歆公寓CFO吴明峰说。

 

吴明峰是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出身,曾在阿里巴巴旗下的菜鸟网络担任财务总监,2017年加入安歆。

 

他介绍,根据不同地段,安歆公寓宿舍产品单床位在600元-1200元每月,平均一间房月收入高于相同区域的白领公寓20%。每家店标准配备一名店长、一名店助、两名前台、两位保安和两位保洁。

 

「我们和白领公寓的运营成本接近,但拿房成本更低,获客成本则低得多。

 

从过往的经验来看,一家面积两千多平方米的新店会配置80个房间400多个床位。因为客户是企业,一家就能包下十几间甚至几十间房,所以一般三个月左右,出租率就可以达到90%以上,稳定之后会高于95%。

 

稳定的高出租率意味着稳定的业主收益。「很多业主是第一栋物业跟我们签着试试,看到效果好,就陆续把第二、第三栋拿出来跟安歆合作。」 吴明峰告诉新经济100人。

 

他认为,目前安歆公寓的模式已经十分成熟。现在全国九个城市在营的一百多栋物业均已实现盈利,未来不排除使用并购和加盟的方式快速扩张。「长租公寓将逐渐开始并购整合,最后资源也许会落到两到三个头部企业。

 

 

5

-初衷不会改变-

 

有人说,小地方的年轻人来到大城市,如果能扎下根,便决计不会回去。城市会像宇宙中的黑洞一样,疯狂摄取周围的物质。最后,城市越来越大,小地方则慢慢消失。

 

2019年4月,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的《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》,提到主要城市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。未来将有更多人落户核心城市。

 

这些新增人口所带来的劳动力,将为城市源源不断地注入活力,扩张城市边界的同时,也会推高房价和租金,迫使更多公司寻找降本增效的企业服务提供商。

 

「人口流动的趋势不会改变。我们的初衷也不会改变。」徐早霞说,「我认为安歆最骄傲的一件事情,就是每天睁开眼睛,知道现在有几万人睡在我们的床上,有很多梦想在上面。

 

潘晔曾去探望过一位送餐路上被车撞伤的外卖小哥,发现他住的房子竟然是漏风的。正是这样的经历,让她在听到安歆的目标是让漂泊的年轻人有一个家,有归属感时,便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加入。她说:「我觉得人活在这个世界上,还是需要一些公平。

 

面对耀眼的东方明珠,张璐伟身后600公里,是景德镇乡间的老家。

 

那里没有人潮熙攘,没有高楼大厦,也没有绚丽多彩的霓虹灯招牌。和他同龄的年轻人戴着厚厚的手套和口罩,在粉尘弥漫的瓷器厂里日夜做着重复的工作,眼中的光芒逐渐黯淡。

 

从群租房搬出来的时候,张璐伟曾有过一丝动摇,「再找不到合适的工作,就回去吧。」居住条件改善之后,他眼中倒映着的霓虹灯光,或许可以闪亮得更久一些。

 

(张璐伟、郭亮、陈浩、武丽为化名)


(头图来源:海洛创意)


(0)
发表评论
登录后参与评论。
热门评论
回复
A轮入口